внутренний иеловек

非lof转载请私信我授权,谢谢。
 

临行

       “这是没有商量的事,”伊万·布拉金斯基的回复出现在屏幕上,他的眼睛直直看到对面那个人心底,“我抽中了签,所以我去。就是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 又一阵子沉默,王耀很久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都在命运的手掌心里。他想。
       “是的,我们就像骰子,都被命运女神拢在手心里,摇一摇就摔下去了,再也无法改变……”伊万接上一句,“耀,相信我。这并不是我的决定——这是我的命运。”
        布拉金斯基说这话的时候不再看着他了。俄罗斯人抬起头望向上方,目光坦然,好像能透过一片昏暗的末日后尘埃,直接看到漫天繁星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写在天上。”他回过头,对他笑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笑容在他的数据流里震荡出无数的回响,主脑平台上虚拟窗口一个个地蹦出来,还伴随着无数附带的视频文件解说。王耀愣了愣,暂时把注意力从这句话上转开。他刚刚才意识到不对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伊万,你……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?谁把权限给你的?为什么他们没有问过我的意见?” 他恼羞成怒地想把这些个问题抛给对方,耳边却突然响起俄罗斯人的嗓音。
       “耀,” 俄国人懒洋洋地开口;他的存在感伴随对方沙哑的嗓音渗透到他身体的每个角落,“你的心事,我不是通过‘数据共享’渠道获取的。我没有进入你的‘心境云图’的权限,你放心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王耀看上去面色闷闷不乐,其实他只是还没缓过来而已。他很久很久没有听过除了系统提示之外的声音了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哦,好的。明白。”他也尝试着开了口。他尽可能把自己的语速放的慢一些,但他自己的声音也那么沙哑,似乎还有些变调了。
       对面屏幕上的俄国人挑了挑眉。
      “哎,这可不行。”伊万·布拉金斯基笑着坐下来,对他说,“耀,我有一个提议……”
       王耀惊讶地发现,他在这一刻也对对方心中的想法了如指掌。他慌忙点开操控板,噼里啪啦输入一串指令。千分之一秒后,系统告诉他:他也没有进入俄国人‘心境云图’的权限。看来伊万并没有说谎,他们并没有完全暴露在庞大的“幸存者联盟”所属的数据库里。他们还是独立存在的。
        伊万饶有兴致地看对方手忙脚乱的模样。“我提议,”他自顾自说下去,“我们以后都用声音来对话如何?不要过度依赖文字格式和虚拟平台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以后,”他顿一顿,又兴致勃勃地解释道,“我指的是:所有的未来。包括我独自出发,一人飞向第三象限以后——”
       “够了!”
       两个放大的字出现在中国人的屏幕上,随后自动清除了。一旁,王耀的脸面无表情。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工作台,紧紧地抿着嘴,像是要表面自己的立场。
        俄罗斯人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耀。”
        伊万固执地用声音去喊对方,没有得到理睬。
        “耀,看着我。” 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中国人还是不理他,甚至侧了侧身子,像是在躲避他,又好像是在掩饰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斯拉夫人轻轻叹了口气,他开始在自己的主脑上打字。
       “前/俄/罗/斯/联/邦代表: AI管理员伊万·布拉金斯基呼叫前/中/华/人/民/共/和/国在‘幸存者联盟’内的代表: AI管理员王耀。”
        回车。发送成功的提示音。
        对面的黑发男人触电一样跳了起来,随后慢慢回头看了他一眼。琥珀色的眼睛透明而清澈,隐隐闪着泪光。那么平静,平静得比悲哀的歌还要更深沉;那么睿智,睿智得比古老的文明还要更悲悯;那么美……那么、那么美。伊万只是看着那双眼睛,就能感到自己不存在的肉体内,无数涌动的心绪化作各个频段的数据流,持续不断地刺激着他的主脑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没有说话,他也没有。王耀的屏幕上什么都没有,他也一样。他们就在这片虚空中彼此凝视,直到王耀眼中的泪水逐渐褪去。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。” 王耀变了调的嗓音回荡在他的身体里,“宇宙这么大,你要是迷路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迷路的。”他竭力地温柔回答对方,“前三位领路人的数据我都存着,我不会迷路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 王耀在屏幕里胡乱揉着眼睛,那个动作让他心酸。可惜,他们都无法拥抱对方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迷路,” 伊万说,(对面的人猛地抬起头,这样他就可以看着他的琥珀色眼睛说话),“我就原路返回。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耀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万一没有路了呢?要是空间裂缝出现,要是黑洞出现,要是——”
       “那也没关系的。” 伊万·布拉金斯基语调坚实地打断他。
       ……即使肉体已经不存在了,他还是那么霸道,王耀咬着牙想。他气鼓鼓地等着对方的下文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,耀。” 对方说,“因为还有地球基地,因为还有‘幸存者联盟’,因为还有你们。”
        花里胡哨的排比句,老骗子——王耀心里想——和他三百年前说的一样好听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只要有你,我就能放心。”斯拉夫人自顾自地继续说,“王耀,我的一切所得,都将成为你的。如果你还在担心我抛下你们自己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务了,那么我要纠正你的思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紫色的眼睛好像紫色的星星。那两颗星星落在他脸上,落在他心里,硬生生烧成一片白亮的火。王耀恍惚间觉得: 宇宙虽然浩渺,他王耀却再也不能寻见比这火焰更能给他温暖的东西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等着他的下文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布拉金斯基就告诉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好想想,耀——实际上我们是一起出发的,”他满不在乎地说,“我们志同道合,目的相同。只不过我走在前面,你走在后面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出发的时候会看到我的,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像——不论我走得有多远,回过头就能看到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

评论(13)
热度(67)
  1. 伍初輝亚历山德拉 转载了此文字
© 亚历山德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