внутренний иеловек

非lof转载请私信我授权,谢谢。
 

告莫亚图什卡/ To Moryatushka

*双露BG,清水

*基础设定来自 @考不上 人生还有什么意义 ,其他全部私设

*有作者本人的私心,看破不说破,谢谢合作


1.

伊利亚第一眼就相中了那个泛着紫色光芒的宝石项链。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极少会被路旁卖女孩儿饰品的小摊吸引,可是今天确实是不一样的日子。

伊利亚·弗拉基米尔耶维奇·布拉金斯基今年已经不小了。他靠给城里的大户人家跑腿干活,挣了一点外快积攒到今天。现在他把那几个银币揣在怀里,低头看着这条玻璃制品一样的项链,硬是挪不开步子。他想,这是上天叫我碰到的——这条项链是多么适合他刚刚成年的妹妹:安娅·布拉金斯卡娅啊!伊利亚咽了口唾沫,急忙回身寻找妹妹的影子。

他善良而羞涩的阿尼亚正低头站在一边。这个姑娘的泛金卷发被悉心收起,拢在亚麻色的头巾里。她身上套着他母亲年轻时穿过的的红色天鹅绒裙子,披着厚厚的纯羊毛披肩。但她看起来是那么局促不安,以至于那方绣了大红波斯花图案的手巾都早已在她手中皱成一团。

“阿尼亚!快过来呀!”他招呼着对方,“阿尼亚!”

安娅慢慢抬起头,怯生生地眨巴着她那双忧伤又明亮的眼睛。她慢慢地靠近铺着黑色底布的小摊,一边低声问:“怎么了,哥哥?”

那声音听起来,仿佛是暗地里在请求对方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似的。

可是毛躁的东斯拉夫小伙子并没有注意到这些——紫色宝石里包裹的雪花形状在午后的光线里反射出炫目的光,一刻不停地刺激着他的脑子,让他连话都不能好好说了。伊利亚指着那条华贵的项链,说道:“阿尼亚,看这条项链!你喜欢它吗?”

“哥哥把它买下来,给你当做生日礼物好不好?你看,这块紫色的水晶——”他说着,伸出手把它拿起来捧在手心里,送到妹妹眼前。“它多么适合你啊!”他喜滋滋地说,“就和你的眼睛一样晶莹剔透,美不胜收!……”

安娅好半天没说一句话,而趁着这个空隙,一直沉默着的、穿黑袍子的摊主站起身来,慢条斯理地报出了一个数字。伊利亚长出一口气,还没等自家妹妹回复就掏出了自己半年的积蓄。他当场把那条紫色的水晶项链给他的小妹妹戴上,也不顾对方柔和而哀伤的推拒。“嘘,别和我闹啦,阿尼亚!”他和和气气,兴高采烈,“做哥哥的,说什么也要在妹妹过生日的时候做点什么来表示一下祝贺嘛!”

他的小妹妹无可奈何地看着他,最后还是笑起来,柔和得就像一片落在叶片上的雪花。“谢谢你,伊柳沙哥哥。”姑娘的双手交握在胸前,紧紧地把那颗圆润的椭圆形吊坠握在手心里。她好像还想说些什么,却是一脸欲言又止。

瞧瞧她!瞧瞧我的阿尼亚!伊利亚·布拉金斯基收过老板给的零钱,在脑海里看到了他母亲对着火光黯淡的壁炉时常露出的表情。“你别担心啦,爸爸妈妈不会介意的。”他牵过安娅冰冷的手,“赶集出发之前,我问过他们了。他们答应我给你买礼物了。喏,你自己不也给自己买了礼物吗?”

他的阿尼亚安静下来,轻轻点头。她挣脱他的手,一个人小跑到前方,背着小一筐面粉、香料和核桃独自前行。冬日的太阳在他们头顶明晃晃地亮着,清朗的天气仿佛预示着一个相对不那么寒冷的平安夜。伊利亚在离开小镇的市场之前重新掏出购物单,照着上面的字样清点了一遍布拉金斯基家需要的货品。在他的余光里,他那平时都不怎么出家门的妹妹一直低着头,小心翼翼地握着那颗对她来说过于昂贵的宝石吊坠。斯拉夫女孩身着的红衣明亮鲜艳,整个人身形挺拔,姿容优美,就像一团艳丽的火。只是那光滑如大理石的肌肤过于苍白,就像无生气的人偶的外皮。好在姑娘紫色的眼睛闪闪发亮,饱含感情,才让人们相信她是个活人,不是一尊雕塑或者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精灵。

“别担心,”斯拉夫小伙子走上前去对妹妹说,“爸爸妈妈不会难为你的。”

事情正如他意料的一样。兄妹俩回家之后,伊利亚·布拉金斯基被他父亲咕咕囔囔骂了一顿,怪他花大价钱买了颗大玻璃球回来。阿尼亚则被她妈妈拉到一边去,被新鲜出炉的浆果馅饼和热奶茶轮番招待。

“亲爱的,你戴这串项链真是太好看啦!”布拉金斯卡娅夫人笑着,把祝福的吻印在紫色宝石上。

“别听你爹爹胡说,”她轻轻拍着年轻女子的发顶,“它会保佑你一生平安的。”

 

 

“阿尼亚,这是什么?” 

可怜的姑娘被洗衣伙伴的声音吓了一跳,差点一头栽进河里。

“这是……我哥哥伊柳沙送给我的生日礼物。”她甩一甩手上的水珠,把垂在胸口的吊坠托起来,呈给隔壁人家的莉季亚看。

莉季亚是个怪精灵的孩子,和阿尼亚是很好的朋友。当村里的其他孩子都回避阿尼亚·布拉金斯卡娅的时候,他们总能看见扎麻花辫的莉季亚走在她身边。新年后的第三天,阿尼亚和莉季亚约在小树林的小河边见面。贺立河水在她们身边静静地流淌着,女孩们的粗布裙角被融化的雪水沾湿了,垂落在地面上,像一丛丛的结了霜的花。

“它真好看!”莉季亚凑得很近,大咧咧地从她手中拿过宝石吊坠。女孩冻红的指腹从它圆润表面的这一段滑到另一端,又从另一端滑回来。她看着手心里剔透的紫色发愣,直到另一手从一旁伸过来。

“我给你变个魔术。”阿尼亚笑着,把宝石捏在手心,闭上眼睛轻轻揉了几下。等莉季亚再看到它的时候,一朵六边形的雪花状物体从拇指大小的紫水晶中心浮现,还隐隐发着光。

“看,”宝石的女主人微笑起来,“这颗宝石里藏着一个雪精灵呢!”

莉季亚愣愣地看着她的好伙伴把吊坠重新串上皮链子,放回衣服里,有好半天都没能重新说话。

“……阿、阿尼亚,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!”还要过三年才能得到自己的成人礼的小姑娘一把抓住好友的手,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惨白的,“我有一件要紧的事得告诉你!”

阿尼亚看着她的好朋友,又看看四周——小树林里一个人影都没有。太阳一个劲地发着光,快爬到她们头顶上了。低矮的灌木丛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,可能是它的雪盖儿正在融化,而雪水流下来,敲击着它无数片厚实的叶子发出声响。除此之外,十八岁的阿尼亚没有听见任何声音。

“好好好,我们先回家去,把衣服拿去烘干?”

“不行!不能回去说!”莉季亚一改往日嬉笑的面孔,手上的力气重得让阿尼亚克制不住地开始挣扎。“这项链你可不能留着……”她说,“这是巫师才会有的东西,留不得!”

“巫师?”阿尼亚难以置信地看着女伴的脸,很快就相信对方并没有捉弄她的意思。可她怎能心甘情愿地放弃哥哥给她的礼物呢?

阿尼亚把项链的挂坠取下来,放进胸口的口袋里,告诉儿时好友说要马上回集市一趟。她记得新年集市会在小镇上持续三天,现在退回去说不定还能把伊利亚做苦工的钱……安娅·布拉金斯卡娅按捺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,搭顺路马车去了镇上。可等她来到集市,那个披着黑袍子的小贩已是怎么都找不到了。

就在这时,忧心忡忡的姑娘想到了教堂,和住在教堂里的老神父。

阿尼亚没想到自己会孤身一人,在一个非安息日到小镇上的圣玛丽教堂拜访。她取下粗布披肩包住蓬乱的金发,从教堂的侧门走了进去。然而,就在那一瞬间,贴身围裙里瞬间燃烧起来的热度令她大吃一惊。

斯拉夫姑娘用颤抖的手把宝石吊坠拿出来——天哪!那颗小拇指大的紫色宝石此刻已经变为赤红色,发出令人战栗的光;宝石的温度更是在不断上升,仿佛正在被烈焰炙烤。安娅紧紧盯住它,突然感到心中一股剧痛,好像心脏正承受着因五脏六腑都被点燃而产生的痛苦。然而不知为何,她就是下意识地不愿放开手。

姑娘被石头烫得忍不住尖叫起来,老教士干枯的声音立刻响彻了小教堂。“是谁?谁在那儿?”阿尼亚握着发红的吊坠惊慌失措,扭头就逃出教堂,不顾一切地往家的方向跑。她剧烈地喘着气,边跑边开始哭,很快就哭得连气都喘不上了。为什么会哭呢?她也不知道。可是……阿尼亚对自己说,她绝对不会把这颗石头交还给任何一个人了——无论谁再告诉她什么。

  好像是要安慰她似的,水晶石的热度在她的脚跟脱离教堂台阶的那一刹那迅速降低。但阿尼亚依旧不放心,总觉得有人跟在自己身后,要把这块石头抢走。于是她凭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,一口气连着跑了五里土路回家,把脚跟儿都磨破了。她顾不上从炉灶那儿传来的母亲的询问,一股脑钻进自己的房间,把门紧紧合上。当她喘着气低下头检查它的时候,那一路上从未断过的晶莹的泪水顺着她冻红的脸颊流下来,一滴滴落在已经恢复成浅紫色的宝石上,激起悬浮在晶体里的蓝色雪花一次又一次的闪烁。

  “原谅我,原谅我……”安娅紧紧地把宝石包到手心,按在心口,一个劲地摇头,“我不会再试图送走你了。”

  宝石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安静地贴着在她冒着热气的胸口。

  阿尼亚抽泣着把它举到眼前,透过朦胧的眼睛看着它。方才在教堂里发生的意外将一股她无法解释的悸动注入她心底……一想到自己在教堂门口切身体会过的疼痛,阿尼亚便觉得心如刀绞——这真是莫名其妙!她现在居然想开口对这颗石头说话了。

  “你疼吗?”安娅·布拉金斯卡娅小声问,一边问,一边不受克制地掉眼泪。

  但紫色的宝石依旧没有任何反应——其实事情也该是这样。她能指望一颗石头对她说什么呢?唯一让她在意的是宝石的死气沉沉。光洁的石头逐渐变得黯淡下去,连当日吸引住伊柳沙的耀目光泽都消失不见。这不祥之兆急坏了阿尼亚。于是在剩下的半天里,阿尼亚什么杂活儿都没干,也没出去找莉季亚,就坐在那里痴痴地和它对视,直到太阳西沉。入夜后,倦极的斯拉夫姑娘吃过晚饭就倒入重重被褥里,手里还紧握着紫水晶不放。

  那一晚,她的梦境里充斥着光怪陆离的画面。先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和女人的哀嚎,接着是黑漆漆的牢房和冰冷的手铐脚镣,再是收藏着数不尽珍奇异宝的房间……她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画面一转又到了向日葵直扑天际的田野。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奔跑在阳光下,欢快地笑着,指尖从花朵最柔软的花盘中心划过……一切都是那么清晰,近在咫尺,恍如昨日。

  最后,农家女孩在梦里捕捉到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身影。男人回过头来,平静地凝视着她,那双浅紫色的眼睛和她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对方朝她笑了一笑,狷介而悲凉。猩红的血从他嘴角的尖锐獠牙上滴下,融入他胸口的黑衣里。他受伤了……

  阿尼亚看着这个陌生人,忽然感到一阵眩晕。仿佛从万丈高空坠落似的,她从梦境跌落回现实。一睁眼,太阳还没有出来,她抬起手摸了摸额头,才发现自己的冷汗已流了满头满脸。

  安娅·布拉金斯卡娅神情恍惚地看向枕边,那颗宝石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了那儿。

她把它拾起来,痛苦地按在眉心。

“你……需要血,是不是?”她自言自语,“你真的……真的是十恶不赦的恶魔吗?”

像是回应她的问话,紫色的宝石忽地兀自在昏暗的夜里发起光来……那朵蓝色的雪花又浮现在晶体正中间,温和地闪烁,像是一颗湛蓝的星星,照亮了斯拉夫女孩流泪的脸。

 

Tbc.

  

评论(3)
热度(39)
  1. ATP亚历山德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谢谢舒夏,我刚开始看到文章标题的时候其实猜到了点什么,但还是以为只是个巧合,没想到你把这个故事藏的这...
© 亚历山德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