внутренний иеловек

非lof转载请私信我授权,谢谢。
 

我发出了一封情书

我渴望你,正像我渴望孤独。

你的存在就是邪恶本身,因为你像花园里盛放的玫瑰,能让最天真无邪的孩童意识到他的自私、贪婪和深埋骨髓的兽性。

可你明明是天边的月亮——为了向你靠近,两万米深处的海水情愿化作浪头上雪白的泡沫,在月光的轻轻一瞥中灰飞烟灭,尸骨无存。

啊!万恶的爱情,十恶不赦的魔鬼!

……我曾经嘲笑过普希金。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击中他的那支枪也击中了我。旧的伊万在见到你的刹那倒地而死,望主垂怜。这伤口无药可医,我死了也依旧活着,如同僵尸一般麻木,却难免在深夜感到痛苦焦灼。有什么能比得上得到真正的爱情的人呢?成双的鸟,作伴的鱼都无法与他们相比——哼,那个把情侣写作比翼鸟的庸才。我只需要说“他们爱着”,整个宇宙都别想再补充什么。

爱如战争,我仿佛在和一个隐形人战斗。当你打着雨伞走过我身边的时候,他的剑尖猛地刺中了我,迫使我发出濒死的呼号:“——陌生人,请您留步!”我怀中的书本因为我胸膛正中的震颤而纷纷掉落,宛如一座崩塌圣殿抖落的无数白砖。是的,代表智慧和光荣的黄金殿堂黯然失色,而我扭头走进你那泥泞潮湿的花园。

兰斯洛特扔掉了剑,而伊万·布拉金斯基抛弃了理智。格尼维尔离开亚瑟王,耀,我只企盼你愿走近我。这是你无心施下的永恒魔咒。没有你,另一个我就会永远沉睡。

唤醒我吧!用你的赤子之心,用你的芬芳甜蜜,用你的纯洁无暇,用你的残忍冷酷,用你自己,唤醒我。

即使你不来,我仍将继续爱着。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
写于情人节前夜

评论(7)
热度(132)
© 亚历山德拉 | Powered by LOFTER